孤馆灯青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一个擅长编段子和写整理的假文手。驾校学习中,上车@青馆孤灯。
以下食用列表——

漫威😋:花式吸Spidey。贱虫。盾铁/盾冬。寡鹰。锤基。EC。
欧美🇺🇸:沉迷抖森。荷兰是新时代的正义!SD。德哈。半个HP和中土粉。
国内🇨🇳:kkw。楼诚。甄嬛传。
OW相关🕹:大概有吸麦藏和R76?半身入坑。
其他:博晴博偏博晴【原著向】。茨酒。其他杂食。
你们说,野村万斋好不好看?

【博晴】【车】西窗烛

想了想还是转吧。

青馆孤灯:

新司机开车上路啦!
一辆原著向牛车。
暴雨引发的惨案。
感觉再也无法直视“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一句了哈哈哈


——以下正文——


黄梅时节的雨总是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这一日,源博雅像往常一样,在安倍晴明的府邸与之畅饮对谈直到深夜。
他向晴明道了别后便起身回家。不想,还未能行远几步,就被突然如注的暴雨拦住了去路。
他无可奈何地调头返回,好在那宅邸的大门还依旧敞开着。
彼时晴明已经换上了浴衣,像是刚沐浴完毕准备就寝的样子。
“博雅?”
他在室内就见着廊外的博雅了,却也不惊讶。
“雨太大了,只好折回来。不打扰你吧?”
“怎么会?”
晴明浅浅地笑着,向他招手。
“进来坐。”
房间里燃着几根蜡烛,然而并不算十分明亮,烛光随着大雨捎来的风一闪一闪的。
阴阳师的脸在忽明忽暗的环境下显得更加清秀,白皙的脖颈微微透着红,让博雅的眼睛忍不住多逗留了一阵。
“怎么了?”
晴明看着他呆愣愣的样子,又见他全身已被雨水淋得半湿,神情中带了些忧色,伸手便摸了摸他额头。
“可没有受凉吧?”
“哪有那么容易?”博雅笑道。
他现在才发现两人的距离有些过分近了,他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晴明嘴唇的轮廓。
神使鬼差地他便凑了上去。
两人距离重新拉开时,博雅自己却脸红了起来。
“抱歉,晴明,我实在……”
晴明伸出细长的手指抵在他的唇上。
“不要紧的,博雅。”
下一秒那嘴唇又贴了上来。
“只要你想。”
于是在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评论上牛车——

【博晴】咫尺之遥

*迟到的白色情人节贺文
*听说抽出了茨木不产粮会流失欧气
*一个套路大王一不小心把自己套进去的故事
【阅前声明】:
1.原著向,无剧情短打,日常扯皮,就想写一个暴力直球
2.看手相梗,不知道平安时代有没有这样算命的……瞎扯淡注意……【梗源《安久利》里荣助小渣渣的片段】
3.人物属于梦枕貘大大,ooc算我的

——————————正文分割线————————

时值春夏之交。
那荒野似的庭院中,一簇簇酸浆草、银线草争着高低。无论是树叶、樱花,还是紧紧缠绕在松树干上的紫藤,此时都染着全年中最佳的颜色。
庭院深处,八重樱开的正好。花瓣盛满了阳光,在枝上摇摇欲坠。
樱树下,铺着一块薄毡。
源博雅与安倍晴明正举觞对酌。
头上的桃粉色浓烈得很,连渗下的阳光也沾染上了些,映得晴明的白皙双颊宛如施了薄脂一般。
两人互斟互敬,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今年的花开得好啊。”
“是啊。”
博雅接过玉杯附和道,忍不住又一次将目光停驻在对方脸上。

『人面桃花相映红』

不知何故,他突然想起大唐崔护这一句来。
虽说晴明的庭院中不曾栽有桃树,但樱花映衬出的颜色,大抵是差不多的吧。
“铮——”
心里的弦竟好像被拨动了一下。
越发移不开视线。
晴明自然早已发觉他直通通的目光,只故作不知。或许是酒力上头,亦觉得脸有些发烫。
“晴明,人都能明白自己的所思所想吗?”
“哦?”
“有时候即使是自己的想法,也未必能看得透吧。”
“嗯,然后呢?”
“什么?”
“你这样说的话,一般接下来都要得出个什么结论呀。”
“晴明应该可以知道的吧。”
博雅身体朝晴明的方向微微前倾了些。
“知道什么?”
“别人心里的想法,或者诸如此类的。”
“自己的心还是自己才能摸得透啊。”对方微笑了起来,似乎也有一朵樱花盛开在唇边,“旁人最多也只能猜测一二而已。”
“通过占卜……一类的吗?”
“也可以这么说吧。”
博雅抿了一口酒,待液体在舌上缠了几匝,方才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开口问道:
“那你能做到吗?”
“占卜术的话,白比丘尼可要灵验得多。”
“她现在不是不在嘛。”
晴明心中暗笑,也不置可否,只自顾自饮酒。
“晴明,别总这样子。”
博雅微微有了愠色,却也没有发火的意思。
“好啦。”
晴明见他说得认真,只好轻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玉杯。
“手。”
“什么?”
“不就是想我行一次占卜吗?为你解掌卦,如何?”
博雅应了声,摊开手掌来。
晴明移开酒菜,两人略坐近了一些。
“唔……”
他凑近博雅的掌心细细看着,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上掌纹,像在婆娑着卦象上密密麻麻的文字。
一时间安静得只剩蝉虫的低鸣。
晴明的气息凝在掌心,指尖几乎就要触到对方的嘴唇,博雅更是屏住呼吸,不敢妄动。
等到晴明终于坐起身,似乎已经过了三个春秋。
“……如何?”
晴明似乎并不急着说出结果。
倒是博雅紧张了起来——
“不会是要出什么坏事情吧?”
“你中咒了,博雅。”
“……什么?这……何人所为?”
博雅大吃一惊。
晴明的笑意更浓。
“这便要问你自己了。”
“怎么说?”
“这咒啊——”
他敛了敛容色,悠悠道:
“名为恋。”
绯色登时从博雅脸上溢出,直蔓延到耳根。
“博雅是有心上人了吧。”
“不,晴明……没有!”
“没有?”对方瞥了眼他泛着红色的脸,“嗬,分明是被我说中了。”
博雅一时之间不知所措,晴明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嗯……这个人嘛……”他沉吟了一阵,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似乎……近在咫尺呢……”
“会是谁呢?是哪位大人家的小姐,还是哪位美貌的公主呢?”
晴明眼波中闪着促狭的光。
是谁?
是谁?
是谁?
似乎有谁随着晴明在脑海里向自己发问。
那声音像一把凿子一般,敲得博雅头脑发胀。
他只得无可奈何地回答:“我自己也不知道。”
“自己的想法也不明白吗?”
不明白吗?
这一定是世间最尴尬的境地——被告知自己有一位心上人,却想不出那人是谁。
心乱如麻啊。
博雅有些懊丧地陷入了沉默。
取壶,斟酒。
他抬眼看看对面的人。
许是有了些醉意,晴明左手撑着头,半眯着眼睛侧卧在毡子上,右手还捻着一朵落樱。乌帽下飘出几缕青丝,狩衣不知何时半敞开来,露出里面月白色的单衣。
美得让人想要近前去,然后——
然后什么?
博雅没有敢想下去。
在两人都不说话的情况下,自己的心跳声越发清晰可闻。
除了近在咫尺这一点之外,简直就像一个天上人呐——
近在咫尺……
近在咫尺?
博雅被自己刚得出来的结论吓了一跳。
可是除了这样之外,还有别的什么说得通的答案吗?
旁边屋檐上的风铃清脆地响着,一瓣樱花落在透明的液体当中,粉嫩得动人。
“晴明……”
他缓缓开口。
“嗯?”
“我好像明白了。”
“哦?”
晴明坐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我知道给我下咒的那人是谁了。”
“那么……”
他听出晴明平稳的声音颤了颤。
“是谁呢?”
然而对方很快就抚平了语调中的波澜,扬起了眉毛。
博雅深吸了一口气。
终于,像是做了个重要抉择一般,他开口说——
“……是你。”
“什么?”
晴明显然也惊了一惊,几滴酒从玉杯中飞出。
“给我下那咒的人是你。”
博雅顿了顿。
“而我恋慕的那人,也是……”
“等等,博雅……”
“方才我困惑不已,此刻却是明白得很。
“你说那人离我不过咫尺。而论咫尺之遥,非你我之间莫属……”
博雅见晴明并没有要打断的意思,便鼓起勇气继续往下说着。
“晴明,我并非是一时兴起的信口开河。
“我对你怀有这样的感情……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反正并非朝夕之事。但直到今日,我都不知道原来……”
原来这样的感情,就是所谓恋慕之心。
“博雅……”
那张方才还就他的掌卦侃侃而谈的嘴,此刻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从前我只会想,能够与你相遇相识相知,能够每年每月都有与你同饮的日子——虽然总会碰上稀奇古怪的事情,我还是认定这是此生最大的幸事……
“但是……晴明……我发现我所想的不仅仅是这样。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这样的感觉……不过……”
博雅定定地望进晴明双眸深处。
“能用叶二吹出的最为动人美妙的曲子……
“我只愿……
“我只愿赠予你。”
话音落了,一切声响和花香一起凝滞在空气中。
他忐忑地等待着晴明的反应。
晴明没有说话,眸光里不知酿着什么情绪。
他端起酒杯,目光却避开了博雅,望向樱树的树枝。
“晴明可是觉得我唐突了?”
博雅试探着问。
“……没有。”
“那为什么逃避?”
“……博雅啊……”
“嗯?”
“这样的话……为什么总是出其不意就说出口呢……”
“可是晴明方才也没有打断我啊。”
博雅轻叹了一声。
“我也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啊……”
晴明垂眸不语。
又。过了一阵
“……博雅。”
晴明的声音很轻。
“若是我说……若是我说,刚才那些关于你掌卦的话……都只是戏言呢?”
“什么?!”
“方才……是我有意戏弄于你……没想到,你对这卦象如此认真……
“若是因此让你有了误会……是我不好,博雅……”
“晴明以为,我是因为那卦象,才误会你是我的意中人吗?”
“……难道不是么?”
“我还不至于是那种会被卦象迷惑本心的人吧,晴明。”
博雅略有些激动了,忍不住抓起对方微凉的手。
晴明一怔,却也并未急着挣开他的动作。
“就算你今日告诉我,卦象上说我的命定之人是哪条大路上的绝色,我也不会更改我如今的答案。”
“……我明白了。”
“所以呢?”
“你啊……”
他无奈地摇摇头,红唇却禁不住弯起弧度。
“吹笛吧,博雅。”
“……什么?”
博雅一愣。
“你不是说,要送一首什么曲子给我吗?”
“等等,晴明。”博雅喜道。
“你这算是答应了?”
“唔。”
晴明轻轻点了点头。
心意相通的一刹那,整个世界——无论是鸟叫,还是蝉鸣,或是别的什么声音,似乎都陷入了瞬间的喑哑。
喜悦如潮水一般席卷了博雅的头脑与心灵,手心和额上都兴奋得微微渗出汗来。
“那……我可有回礼?”
“回礼?”
“总得送我一样和那曲子价值相当的东西作为纪念吧。”
晴明眼波一转,似乎看穿了他的所思所想。
“真是拿你没办法……”
下一个瞬间,博雅只觉嘴唇被一片柔软湿润贴上。
那人与他之间连咫尺的距离都不存在了。
他揽紧了对方,舌尖大胆地向内探去。
口腔内熟悉的酒香和脸颊上温热的鼻息,无不属于那个与他朝夕相处的人。
隐约听见耳边风转了三转,花又落了三瓣。
“好了……”
第一次这样的亲近,终于在意犹未尽中结束。
晴明又展开了他如往常一样、像是含着甜酒一般的笑容。
“现在,可以吹笛子了吧?”
“……嗯。”

——【好像看不看都没有什么影响反正不是车】的彩蛋
博雅刚要掏出叶二,却又被晴明按住了手。
“等等,我们还是到屋里去吧。”
“这里好景致呀,进屋做什么?”
“好景是好景呀……
“可是你说这曲子只赠我一人,怎能让别人听了去?”

——3.17有必要就产粮玄学说一说的后记
自从产个粮……
不仅欧气没有流失……
还出了花鸟卷小姐姐
所以姑娘们,产粮去吧!!!!

论原著里,晴明和博雅故事中那些屡次出现的套路……

没错,又是我这个段子手。
我也没想到这么快有第二弹的【你根本没想过有第二弹】
但是评论的小伙伴提议好多啊!忍不住就又……
末2p是我看斋叔和小明的电影《阴阳师》时候真实的心路历程!!强烈安利这两部!!一吸就上瘾!

你问最后1p的最后一张表情包?那是官方漫画里博雅的真情告白呀。
为了防止看不清楚,我在这里打一下:
“晴明是无可替代的存在……我喜欢他。喜欢到痛不欲生、肝肠寸断,喜欢到无以复加呀!”
我就问你们一句,服不服!!

论原著里,博雅和晴明故事中那些屡次出现的套路……………………

吸一大口斋叔的美貌……
天呐,一个美得让人沉沦又棒到令人尊敬的艺术家。

【复联x阴阳师】谁TM又在打阴阳师?

写在开头的说明:
1.涉及的CP向:盾冬  贾尼  寡鹰  锤基  霜铁友情向?【虽然我并不觉得有倾向,但还是标一下】 彩蛋偷偷有贱虫
2.本文小虫设定为电影上学虫,所以穷梗有,雷者请绕行
3.本文是lo主和 @山黛 的短信脑洞交流,因为我们两个中毒太深,所以一不小心开始脑补:假如他们也入坑了呢【不务正业地聊了一晚上哈哈哈】?于是在此视为联合创作,嘿嘿
4.全文轻松恶搞向,可能ooc预警

——正文分界线——

01.
不知道是谁做的坏榜样,下了一个名为“阴阳师”的游戏,美其名曰“放松身心”,实则放飞自我。
然后大家就都中毒了。
还都不轻。

02.
第一个SSR是Clint的一目连。
“没有玄学啊,我当时就是在吃小甜饼。”
当事人声称,自己准备画符的时候屏幕上沾了一点饼干碎,于是随手拂去,一不小心划了一道。
在Clint心疼自己白浪费了一张蓝卡的时候,却发现屏幕上赫然显示着SSR三个金灿灿的大字。
这就叫:“肥啾失卡,焉知非福”。

03.
Clint和Natasha有一点很相似。
就是他们的斗技阵容和日常阵容之间都有很大差别。
平时,Clint的阵容一般是博雅+打火机+四只白狼;Natasha的阵容一般是比丘尼+樱花妖+雨女+清姬+两只络新妇。江湖人称“弓箭手天团”与“寡妇组”。
但是打斗技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他们的对伍里一定有晴明和一目连。
还美其名曰——“神盾局”。

04.
Clint有个怪癖。
无论打什么,只要一组队,只要他的弓箭手们一开大,它就一定要在队伍对话频道里打一句:“I NEVER MISS.”
按他的话来说,“彰显身为弓箭手的自豪感。”
Tony翻了个白眼:“这游戏里你点个自动随便盲射也不会miss,有个鸟蛋值得自豪的。”

05.
公认的全场最非是Tony。
下游戏以来,氪金无数。但经由他手自己抽出来的SR,只有“全服人手一个”的雪女。你说姑获鸟?那是祈愿来的。
但是Tony人非志不短啊,R卡多怎么了?
人家硬是埋头苦战废寝忘食,计算出了顶配御魂搭配和阵容数值,把号丢给老贾打了个几天几夜,最终成为全员第一个鼓捣出六星觉醒全R战队的人。
至今,这一份未公开的R级式神攻略依旧被一众非酋视为江湖传说。Tony在斗技场又秒掉一个对手后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06.
——啊,好感人的励志故事,我相信我也有用R卡成大神的一天。
——首先,你得有一个贾维斯这样给你几天几夜不眠不休打游戏的男友。
——知道了,滚😊

07.
成为传奇的不仅仅是这样一个六星全R大神的励志故事,还有贾维斯。
最近世界频道上多了很多像这样的小广告。
“全是R卡不用怕。专业AI代练老贾,技术强效率高,有顶配攻略,包你半月魂一小白直通魂十大佬。详情联系史先生:*** **** ****。史塔克工业员工出示工作证尊享八折优惠!”
Tony笑出声:“这骗子挺专业啊,装得还挺像。”
“不,先生,还是有漏洞的。”贾维斯放大了一个关键词,“看,我打的话根本不需要半个月。”

08.
随着入坑人数越来越多,Steve就开了个寮把大家都拉了进来。
不得不说,作为现实的队长、游戏的寮主,Steve还是很会过日子的。
具体体现在——很会置办礼包、很会合成结界卡。

09.
每个寮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比如说他们这寮组队是出了名的准备时间长,正式开始前总会出现这样的混乱场面:
“肥啾你能不能换个式神啊!你除了白狼就没有别的能用了吗!”
“队长你就别犹豫了赶紧换雪女上啊,就数你那个冻人机率最高。”
“Nat别上姑姑了!下次换身皮上也行啊!我们不想当羡煞的旁人了!”

10.
然而吵着吵着就会变成洒狗粮现场——
【全服第一弓兵】:“说什么呢!除了白狼我所有鸟类式神都是满级!”
【红发寡妇姐】:“是啊,然而你没有鸟皮。”
【全服第一弓兵】:“嘿不公平!你的鸟都是我教你怎么练怎么配御魂的!””
【红发寡妇姐】:“So what?我有鸟皮我自豪。”
【全服第一弓兵】:“可是你的鸟是放在我的结界里养的!打麒麟还是我和你组的队!”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史先生指着屏幕向一边吃着李子的另一位先生吐槽:“你看,一言不合就发狗粮,所以说不要随便跟这俩组队。”
对方认同地点了点头。
……其实就吐槽别人发狗粮这事你们都没有发言权吧,呵呵。

11.
比如日前的语音召唤事件……
“【世界】【神眷】Steve Rogers的咒语划破长空,召唤出了稀有SR式神鬼使黑!点击听取”
Bucky随手一点。
“I a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这回真的是“划破长空”了,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向这边看过来。
漫长而尴尬的安静过后,是贾维斯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Barnes先生,恐怕您是开了外放,请将声音调至60%以下以保证您的恋爱隐私安全。”

12.
你猜第二次内战的最大可能原因是什么?

“拉条用山兔啊!山兔好!”
“屁话!妖琴师好!”
“妖琴师是什么?反正我没有。”
“草爹的御魂带狰多棒!狰草流万岁!”
“你有病吧!草爹一奶妈,你给人家带树妖啊!”
“团战必须先怼桃花妖,要不然待会儿又复活人!”
“怼一目连啊他很快上盾了!”
“已经有打火机上场的情况下,还带什么招财猫!”
……

13.
听说有时候组队选的式神可能反映一个人的心理状况。
某日组队后Steve突然给Bucky发私聊。
“Bucky你是不是饿了想吃李子了?”
“????”
“你组队怎么老带饿鬼?”

14.
说到鸟皮,“时至运来”的只有Natasha和Wanda。
据说是因为只有她们有纯欧血统。
——所以隔壁万姓场面人也是这个道理?

15.
你问玄学技术哪家强?倒不如问抽卡怪事谁家多。
①Thor上次用语音召唤喊了“喵喵,凸咪!”——然后他出了九命猫。
②Stephen身为法师,自然有特别的画符技巧。
据说他一张蓝卡能画五分钟以上。
③Steve抽卡写“Bucky”,这种时候呢,一般SR起步,SSR封顶。

16.
Thor只用晴明,但是除了Loki没人知道这是因为“雷帝召来”这个技能名字和他自己很配。
“幼稚。”Loki对此非常不屑。

17.
如果你正在吃土,你还会氪金吗?
为了络新妇的皮肤,P.P先生留下了心酸的眼泪。

18.
Peter Parker先生,AKA Spiderman,向来是个勤俭节约的好学生,本不愿在游戏上多花钱。
但是偏偏他对络新妇又总有种“同是蛛类的惺惺相惜”,于是为了顶配御魂,为了升星,为了皮肤……
看着不断流失的金币勾玉皮肤券,Peter后悔不已。
现在他抽个卡都要颤抖着手指,忐忑十多分钟才点下去。
Tony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第二天Peter一上线发现多了一百多张蓝卡。

19.
每个人都总有那么一两个用得顺手的式神嘛。
听说,Steve的雪女开一个大能把对面六个全冻住。
听说,Natasha和Peter的络新妇全带了顶配御魂。
听说,Wanda的傀儡师耍得贼六。
听说,Bruce的草爹输出厉害到可以单挑大蛇。【于是大家默默为他的草爹改名为绿巨人】

20.
说起来,队长的雪女好像……
好像叫冬日战士……来着。

21.
Thor只有小黑和小小黑。
Loki只有小白和小小白。
祈愿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不给Thor小白和小小白碎片,不给Loki小黑和小小黑碎片。
“这样看起来才般配嘛。”Tony如是说。

22.
知道如何报复铁罐吗?
一张式神录截图就够了。
下面请Loki为大家示范一下。

23.
Tony把用了十几二十张百鬼夜行券才换来的小鹿男碎片,慷慨地送给了Loki。
理由:像你。
Loki报以友善的微笑,回赠给Tony一张式神录截图。
然后Tony在寮频道刷屏:“@跪下吧凡人 信不信我随便一个召唤,就有几百只六星童男在你斗技场和结界突破对面相继复活?”

24.
某天Tony和Loki组队刷石距。Loki的夜叉拿了一速之后开个大直接把石距给刷死了。
Tony:???难道我一直认识的是假夜叉?
苦苦思索一天之后Tony又慷慨地给Loki捐了几个夜叉碎片:“我现在明白了。你夜叉那么六是因为像你,头上有犄角,手里拿个叉。”
Loki又回赠一张式神录截图。

25.
大家都怀疑出了夜叉之后,队长会不会因为觉得他的形象有伤风化而把他返魂掉。

26.
你说,T'challa和肥啾能不能组建一个博雅玩法交流大会?

27.
Bucky最近经常出食发鬼,愣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Tony说,这是系统提醒他——该洗头了。

28.
Stephen会画符,但这并不代表他很欧。
他……经常画十多二十分钟,出来几个鲤鱼精。
听说这与他在另一个世界的孽缘有关。
在那个世界,他经常欺负一堆金鱼。
所以我们不要欺负别人是金鱼。
和欺负金鱼的人长一样也不行!

29.
如果Natasha祈愿犬神碎片,大家一定会慷慨解囊。
理由:自带小鸟环绕,和你差不多。

30.
神盾局很生气啊。
叫你们是拯救世界的啊,打什么游戏?还这么烧钱。







嘿嘿说好了有彩蛋不骗你们

彩蛋1.
“这已经不烧钱了呀,以前我和Natasha和Clint他们还打过守望先锋呢。”
Peter一边努力尝试抽完那一百多张蓝卡一边说。
“那为什么后来不打了?”
“因为Natasha出场必选黑寡,Clint出场必选半藏——Wade说这是必输阵营最好躲得远远的——所以后来没人跟他们组队,就不玩了呀。”
“……”

彩蛋2.
“等等,”Tony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你哪儿打的OW?”
“…………嗯……朋、朋友家。”
“还有你说跟谁组队来着?”
“…………”



——end

祝耐心翻完整篇鬼东西的小伙伴都欧气爆炸!

↑林语堂先生说↑
你们这些凡人
是不会懂得大文豪之间的爱的
╮( ̄▽ ̄)╭

百字情诗,但是是正直的亲情向。
不算粮的产出,知识产权归苏轼苏辙所有
每句都是原文搬运,就算有些句子你感觉怪怪的也不要怀疑!
其实是有剧情的
《辙》篇是糖,背景彭门中秋夜,子瞻视角
《轼》篇是刀,背景子瞻死亡后,子由视角
没有押韵,文理不通,不要打脸
如果有错误请专家对我进行猛烈科普!
参考书籍:《栾城集》《苏轼集》

——————以下正文

《辙》

阿同
小冯君
诗来感事
四海一子由
当时共客长安
年年废书走市观
倾杯不饮留待卯君
林下对床夜雨听萧瑟
世世为兄弟更结未了因
又似二陆初来俱少年
齿粲如玉天性纯至
我醉歌时君相和
池上共觅残春
相看恍如昨
六年此月
共婵娟
欲别

————分割线

《轼》

吾兄
诲我师
昼出同履
和取当游陪
何日清樽对客
思共肩舆看麦田
有梦南山寄诗解愁
安得飞鸿送弟以与兄
秋月照相思相从只一夜
逍遥堂后风雨寻旧约
愿身为线使子为针
兄去路绝一长叹
世无斯人与游
此意子独谌
归去来兮
诗题遍
有谁

——————注释的分割线,对行入座

《辙》篇
1.子由
2.阿同:子由旧字“同叔”,此处是子瞻给他的昵称(之一)。“扣门呼阿同,安寝已太康。”——《感旧诗》
3.小冯君:常指他人之弟。子瞻曾用于代指子由,也是昵称(之一)。“我家小冯君,天性颇纯至。”——《和陶饮酒二十首其十四》
4.“诗来使我感旧事,不悲去国悲流年。”——《和子由蚕市》
5.“我年二十无朋俦,当时四海一子由。”——《送晁美叔发运右司年兄付阙》
6.“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沁园春•赴密州早行马上寄子由》
7.“忆昔与子皆童丱,年年废书走市观。”——《和子由蚕市》(这俩逃学都逃出一个唐宋八大家我就问你怕不怕。)
8.卯君:子由属兔,这里代指他,还是子瞻对他的昵称(之一)。“倾杯不得饮,留待卯君来。”——《出局偶书》
9.“孤负当年林下意,夜雨对床听萧瑟。”——《满江红•怀子由作》
10.“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狱中寄子由二首其二》
据《孔氏谈苑》中载,收到这首绝命诗时,“子由以面伏案,不忍读也”。
11.“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沁园春•赴密州早行马上寄子由》
12.“汝从何方来,笑齿粲如玉。”——《和子由记园中草木十一首其十》(这首诗里写他梦见和子由共游南山,也是醉了)
“我家小冯君,天性颇纯至。”——《和陶饮酒二十首其十四》
13.“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
14.“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雪。”——《满江红•怀子由作》
15.“相看恍如昨,许多年月。”——《满江红•怀子由作》
16.“六年逢此月,五年照离别。”——《中秋月寄子由三首》
此月:指彭门中秋夜,这是他们多年以来唯一一个共度的中秋节
17.“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18.“知君念我欲别难,我今此别非他日。”——《别子由三首兼别迟其一》
19.同上

————分割线

《轼》篇
1.子瞻
2.子由在信件和诗文中中常称子瞻“吾兄”。如:“吾兄子瞻苦好异,败缯破纸收明鲜。”——《画文殊普贤》
3.“我初从公,赖以有知。抚我则兄,诲我则师。”——《东坡墓志铭》
4.“昼出同穿履,宵眠共覆裘。”——《次韵子瞻减降诸县囚徒事毕登览》(后半句你们用心感受一下……)
5.“应有新诗还寄我,与君和取当游陪。”——《闻子瞻重游南山》
6.“今夜清樽对客,明日孤帆水驿,依旧照离忧。”——《水调歌头•离别一何久》
7.“秦川雪尽南山出,思共肩舆看麦田。”——《寒食前一日寄子瞻》
8.“尚何忆我为,欲与我同游。我虽不能往,寄诗以解愁。”——《闻子瞻将如终南太平宫溪堂读书》
“兄从南山来,梦我南山下。”——《和子瞻记梦两首》
9.“安得西飞鸿,送弟以与兄。”——《和子瞻读道藏》
10.“十年秋月照相思,相从只有彭门夜。”——《次子瞻夜字韵作中秋对月二篇一以赠王郎二以寄子瞻》
11.“逍遥堂后千寻木,长送中宵风雨声。误喜对床寻旧约,不知漂泊在彭城。”——《逍遥堂会宿二首其一》
旧约:指“夜雨对床”之约
12.“子有不肖弟,有冠未尝簪。愿身化为线,使子为之针。”——《和子瞻凤翔八观八首·东湖》
13.“兄来本相从,路绝一长叹。”——《次韵子瞻病中赠提刑段绎》
这里我把“兄来”改为“兄去”,暗示子瞻的死亡
14.“归去来兮,世无斯人谁与游!”——《和子瞻归去来兮辞》
这首辞的背后故事:子瞻写了《和陶归去来兮辞》,希望子由一同唱和,但收到信的时候他无暇顾及。当他终于读到了原文时,子瞻已经去世了,只好“泣而和之”。
15.“慎勿语他人,此意子独谌。”——《和子瞻凤翔八观八首·东湖》
16.《和子瞻归去来兮辞》
17.“处处题诗遍,篇篇谁为收。”——《次韵子瞻题扶风道中天花寺小亭》
18.同上
19.同上